一定是阴曹地府
清晨的第一道阳光透过窗帘洒到了豪华大床上,身边的美人睁开了秀目,笑嘻嘻地看了一眼还在鼾睡的男人,用手指刮了刮他的鼻子,“醒醒啊,老公!人家都醒了,你还不醒!”莫启哲昨天晚上看来是累着了,大声地打着呼噜,就是不醒过来。“哼,人家叫你,你还不理人家!”美人大感没有面子,用两只手指夹住了莫启哲的鼻子,“我让你睡!这回看你还醒不醒!”忽然感到呼吸不畅,莫启哲打了个呵嚏,醒过来了,对着身边的美人说了句:“你是谁啊?”“你不认得我啦?”美人大感委屈,泪汪汪地说:“我是你老婆耶!”莫启哲对着美人胸前的胜景咽了口口水:“可我还没结婚呢,哪来的老婆?”他那副垂涎欲滴的样子,让美人看了直发笑,嗲声嗲气地叫了起来:“不是你的老婆能上你的床吗?”“你真是我老婆!太棒了,快点让我亲亲!”莫启哲伸手去抱这个美人。美人一边娇笑着一边躲着他,“不要啦!一大早就亲,你不累啊!”“不累,为了你我愿意精尽人亡。再说大清早更应该干点儿体力活,就当做晨运了!”莫启哲一个饿狼扑羊,扑到了美人身上正要做晨运,忽听怀中的美人叫道:“讨厌啦!你不要只和人家一个人运动嘛,别的姐妹会吃醋的啦!”“啊,还有别的姐妹?都是谁啊?”莫启哲停下了手,不解地问。“我是numberfour,也就是你的第四号老婆啦!”美人的一句话把莫启哲吓了一跳。“第四号老婆!我到底有几个老婆啊?”美人用手向他身后一指,“不多,还没到十个呢!number1、2、3就在你身后。”莫启哲猛地回头一看,果见身后还有一大堆美女,一个比一个漂亮,都用充满爱意地眼神看着自己。“哇塞,你们就是number1、2、3啊?不过,好象人数多了一些!”一个金发美女娇媚万分地说:“她们是number5、6、7、8啦!老公你好坏耶,只和四号一个人做晨运,都不理我们!”莫启哲乐得差点没从床上蹦到天花板,自己什么时候娶的这么多老婆啊,太幸福了!太太性福了!“理理,当然要理你们。来来,大家一起来做晨运!”莫启哲大叫一声,恨不得多长几只手,好把美女们一起抱进怀里。美女们都很配合,一起围了上来,把莫启哲挤到了中间。“做男人真是太好啦!”莫启哲陶醉在美人的香肩玉臂中,飘飘然不知身在何处!---------“丁零当啷,丁零当啷,啷啷啷啷!”一阵邪恶的,从地狱里发出来的破闹钟声把正要做晨运,可还没做成的莫启哲吵醒了。“有没有搞错,我好不容易才做这么个梦,而且还在最关键的时候,你竟然把我给吵醒了!”莫启哲对着他家那只超级破闹钟大吼了一声。莫启哲是个小混混,今年二十四,长相一般,没女友没工作没学历没身高,是典型的四无产品。他每天要做的三件事是睡觉,吃饭,吹牛。用居委会阿婆的话讲,“你丫,就是一社会渣子!”穿着一条小三角内裤,莫启哲踢踏着一双旧拖鞋,拿着香烟和打火机向厕所走去。突然窗外传来一阵沉闷的雷声,好象要下雨了。“这雷怎么好象就在我家门外啊!”莫启哲自言自语地说。他家住在顶楼,绝对是顶的不能再顶了,人家建筑商才盖了八层,可他却住在第九层,说白了就是顶台的阁楼,属于违章建筑。不过,就算这个阁楼他也不能住了,因为居委会的阿婆非要他搬走不可,说这个阁楼要拆除。莫启哲曾威胁阿婆说:“你要是敢让我搬,我就从这楼上跳下去,遗书里写是你逼我的!”阿婆一点都不怕恶势力,对莫启哲说:“跳吧,跳吧,男人跳楼不是错!”没办法,莫启哲只好甩出杀手锏,对阿婆说:“你要是再赶我走,我就去泡你的女儿,让你做我的老丈母娘。”“我没女儿,只有儿子!”在恶势力面前绝不可以妥协,阿婆誓不低头。“那,那我就去泡你的儿子,我可是来者不拒的!”莫启哲发出了最后通谍。“你去死吧!限你三天之内搬出去,否则抓你进派出所。”阿婆说完便走了。今天就是第三天。莫启哲坐在马桶上面,一边抽着烟一边心里盘算:“等会雨停了先去找个熟人蹭顿饭吃,然后再去找房子。唉,好象熟人都被我蹭遍了。真是要命,失业加失家,这可怎么办呢!真是点背不能怪社会,命苦不能怨父母,蹲马桶的时候不能想地球没吸引力!”解决完了内急,莫启哲提上内裤,拿着香烟和打火机想要回床上去睡个回笼觉,突然窗外又是一声巨响,一道闪电仿佛就在他家外边炸了开来。莫启哲吓了一个哆嗦,一低头忽然发现他家那个马桶由圆的变成方的了!这是怎么回事?!还没等莫启哲反应过来呢,就觉得这个马桶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吸力,把他吸了进去。“喂喂喂,这是怎么回事!马桶吃人啦!”莫启哲放声大叫,干嘛呀,玩恐怖片啊!别看马桶眼不大,可硬把莫启哲这一百多斤的大活人给吸了进去,临吸完后还哗哗地冲了一下水,没留下一点痕迹。可怜的莫启哲很潇洒地离开了这个世界,没带走一片云彩,虽然没啥文化却也成了一个大湿人!在马桶里的莫启哲突然明白了,频频发生的玄幻世界中的时空穿梭事件,今天终于降临到了他的头上。这个马桶其实就是时空穿梭机的入口,而下水道就是时空隧道。至于自己,当然就是那个幸运的男人啦,要跑到异时空去娶number1—n号的老婆去喽!太幸福了!不过,为什么别人去异时空都是那么的威风,要么骑闪电要么坐时空机,而我却要走马桶呢?难道我不够帅吗?岂有此理!那个管时空穿梭的家伙是谁啊?哇靠,你搞错管道了,给我ng重来!慢慢的吸力消失了,莫启哲从气流加水流二合一的时空流中落到了地上,四周黑洞洞的,一丝的光亮都没有。莫启哲伸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突然惊喜地发现手里的打火机竟然没有在穿越时空时丢失,太棒了。莫启哲轻轻按了下打火机,随着“叮”的一声脆响,一点暗淡的火光现了出来。莫启哲发出了一声欢呼,幸运,打火机没进水还能用。借着这小小的亮光,莫启哲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大山洞中。大山洞呈前方后圆形,后面全是石壁,是个死胡同,而前面的石壁上有两扇大门,大门中间的石壁上还写着字。凑近了那中间的石壁,莫启哲发现上面用中英法俄德五国语言写了好几篇的告示。不过,莫启哲只认得中国字的那篇。那告示是这样写的:亲爱的来宾,欢迎你来到鄙时空中转站。本中转站是世界上最大的时空中转站,为了能让广大去异时空的旅客,在将要到达的地方得到良好的发展,所以本中转站实行收费的vip制度,想进vip贵宾室的旅客请走左边的大门。如果您不想享受vip服务,本中转站将向您提供免费服务,请走右边的大门。祝您旅途愉快!莫启哲心想:“好家伙,vip制度都搞到这里来了!我得先看看这贵宾室是怎么个收费法。”他先向左走,来到了那扇vip的大门前。只见这扇大门上也写着字,上面写着:“欢迎您的到来。如果您是位男士,那么您想不劳而获吗?您想抱着美女顺便征服世界统一宇宙吗?如果您是一位女士,您想得到傲人的身材和绝世的容貌吗?得到一个死心塌地爱您的男人吗?如果想的话那还犹豫什么,这里就是您美梦成真的入口。本vip入口将按您支付的款额,提供您将享受到的成功的等级。”莫启哲看了看自己,他现在浑身上下除了一个小小的三角内裤外,就剩下手里的打火机了,连脚上的拖鞋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。啊,还有一包已经湿了的香烟,一直抓在手里的。打火机还得照亮用呢,莫启哲只好把那包香烟扔进了面前的一个小洞里,那个小洞上写着“收费口”。香烟进了收费口后,那个小洞里马上就打出了一张小纸条,上面写着“伪钞,拒绝接受!”“哈,不要拉倒!”莫启哲见没钱进vip,拍拍屁股他又来到了右边的大石门前。这右边的石门倒没写什么广告,只写了一句免责声明:由于此项属于免费服务,所以本站对您以后的发展概不负责。不屑地哼了一声,俺一个大老爷们用得着谁负责!东找西寻下,莫启哲竟没找到开门的按钮或者把手什么的。有没有搞错,还时空中转大门呢,都没我们那里的电梯先进。把打火机熄灭,没地方放,只好塞到裤衩里。莫启哲大喝一声:“芝麻开门!”双手用力推那大石门,只听“嘎吱吱”门轴转动,大石门应声而开。与大石门内的景象完全不同,大石门内是黑得怕人,可外边却正好相反。只见外边阳光明媚,头上是蓝天白云,脚下是绿草泛黄,轻风拂面,正是一年秋高气爽时。莫启哲深吸了一口气,回头看去。可一回头却吓了一跳,原来那大石门连同那漆黑的大山洞一起消失了,他的身后空无一物,就好象从来都没有过这些玩意一样。“有没有搞错,真的这么不负责任!要是我不喜欢这里,连回去的机会都没有啦?”莫启哲伸出中指向身后比划了一下,鄙视一切欺骗消费者的奸商,就算是我没付钱,你也不能这么玩我啊!莫启哲向四周望了望,看样子他所处的地方是个荒草甸,这个荒草甸好大啊, 浙江11选5走势图一望无际, 浙江11选5彩票网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任何人。脚下的草地虽然很柔软, 浙江11选5彩票平台可他毕竟不习惯光脚板。没鞋穿他只好一瘸一拐漫无目地地走着, 浙江11选5中奖查询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能碰个上个人,最好是个美女,给自己一身衣服穿穿,要不然天气挺冷的,光着身子还真受不了。走了好久他也没碰上人,一生气干脆往地上一坐,爱咋地就咋地吧,本大少爷是走不动了!躺倒在草地上,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间,忽听到不远处传来人的说话声和马蹄声。莫启哲大喜过望,一骨碌爬了起来,向声音的来处看去。不远处,有一大队人马路过。这一大队人都穿着古代的衣服,有不少人还骑在马上,手里拿着皮鞭和大刀长矛,一边赶路一边还大声吆喝着什么,看样子是在骂那些不骑马的,而那些不骑马的每人都肩挑着一副担子,估计是属于挑夫一类的人。莫启哲明白了,我这是来到古代了啊,不知是什么朝代?不管什么朝代,我总得有身衣服穿有点东西吃吧!万分激动地他一副见到亲人的模样,对这些古代人大声喊道:“兄弟们!终于见到你们了,我是你们的朋友!被人抢了东西,请帮帮忙吧!”他可没敢说自己是从未来跑来的,那这些古代人还不得把他当神精病啊!随着莫启哲的出现,那一大队人马停了下来,一个个张大了嘴巴看着他,不知这个裸奔的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!莫启哲连跑带颠地向这队人奔去,一边跑还一边挥手,深怕这群人不理他。他的担心是多余了,这些人显然很想答理他。队中一名做士兵打扮的人越众而出,纵马向他驰来。“还好,我就知道你们不会不理我。”莫启哲判断这个人一定是正规军人,应该算是官方代表。正想和这名士兵套套近乎,可还没等热乎话出口呢,猛然见到这名士兵扬起手中的皮鞭,夹头夹脸地冲他抽了下来。鞭子来得突然,莫启哲没有躲开,登时就被打蒙了。不对呀,根据玄幻定理现代人回到古代去,应该会大发特发的呀,美女任我追,金银用车推!怎么轮到我这里就是皮鞭打脑袋啊!“哎呀!干嘛打人哪,你们知道我谁吗?”莫启哲双手抱头连连后退。可这名士兵鞭法高超,无论他怎么躲都能抽到他,鞭鞭不是打到脑袋就是打到后背。“你这个宋国派来的奸细,以为不穿衣服我们就认不出你了嘛!说,是谁派你来的?”那个士兵边打边问,听口音是东北人。“我不是宋国派来的,我不是奸细!”莫启哲赶紧为自己辩护,要不然再打下去,自己还没等功成名就便又得穿越时空了,这次去的目地地可是非常的明确,一定是阴曹地府。就在这时,又有几个当兵的骑马过来了,一个看上去是个当官的人说:“不会是宋国派来的奸细。宋国人最讲礼教,哪能有这么不要脸的,竟然光着身子到处跑!”莫启哲很委屈地想:“哪有光着身子,再怎么说我也穿着内裤呢!”谁知这当官的下一句竟是:“他不穿衣服是因为太穷了,所以我看他一定是个逃奴,从主人家偷跑出来的!”旁边的几个士兵赶紧拍马屁:“对对,大人说的对。他一定是个穷光蛋,当然就是奴隶啦!大人真是眼光了得。”莫启哲一听这帮家伙也太不讲理了,就算是穷光蛋也不一定是个逃奴啊。那个痛扁他的士兵建议道:“原来是个逃奴,那一定是从咱们大金逃出来的!大人,要不要把他给杀了?”莫启哲吓了一跳,说杀就杀啊!他连忙道:“大人,我不是逃奴,我……我也是大金人,被宋国的人给抢了,所以才啥也没穿!”他一听什么宋国大金的立刻就明白了,自己这是来到宋朝了,不知道是北宋还是南宋,而这些士兵操的是东北口音,说明他们是金国人。莫启哲没穿梭时空前就是在东北住的,所以马马虎虎也能算得上是金国人。另一个士兵道:“他一定是在撒谎!管他是谁呢,大人,我们这么缺少人手,不如也让他来运军粮吧!”“好吧,给他一副担子,这就赶紧走吧,不要在这小子身上浪费时间。”这个当官的拉起壮丁来一点都不含乎。想了想,这当官的又道:“给他弄身衣服,这个不知廉耻的家伙,光着身子跟咱们走在一起,不是丢咱们大金的脸嘛!”士兵们互相看了看,“大人,可咱们也没带多余的衣服呀!”当官的一撇嘴道:“给他找个麻袋围上不就得了!”说完后不再理会莫启哲,纵马向队伍的前部跑去,大声发号着军令,新闻资讯在他的吆喝之下,长长的队伍又开始向前移动起来。一个当兵的去找了个大麻袋来,用刀在袋底掏了个洞,又在两侧各开一个小洞,然后胡乱地套到了莫启哲的身上。莫启哲低头看了看他的麻袋装,这麻袋怎么瞧怎么象孕妇装,松松大大的,不过有的穿就算不错了。还没等他再要一双鞋穿穿,一副一百多斤的重担便压到了他的肩头。“卟咚”一声,莫启哲很没面子地被那副担子压倒在地,屁股震得生疼。就在他哼哼唧唧爬不起来时,一根皮鞭又无情地抽了下来。“给我马上起来,再敢偷懒就一刀砍了你,奴隶不干活,留着还有什么用!”打他的士兵毫不手软,鞋是肯定不能给他穿了,但鞭子是绝对有求必应的。好汉不吃眼前亏,吃眼前亏的自然就不是好汉,莫启哲怕再挨打,只好认命地站起来挑起担子,担子虽然沉得要命,可挑它总比挨鞭子好些。幸亏莫启哲身体还是蛮强壮的,要不然还真跟不上这队伍的速度,虽然很辛苦,但总算是挺下来了。他趁那些士兵不注意自己的时候,问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说:“兄弟,我们这是去哪里啊?”“去太原。金兵刚刚攻下那里,咱们就是给他们送军粮的。”这个年轻人也够悲惨的,不过看上去好象受过一些教育,只是不知怎么也成了奴隶。“太原?”莫启哲一咧嘴,“那还得走多久才能到啊?我没穿鞋,走不了太远的路。”就算是壮丁也不能这么摧残啊,这不是存心要把我弄瘸嘛!“不远了,今晚就能到。进了城后,你就能找到鞋穿了。”年轻人安慰他。莫启哲又问他:“兄弟,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啊?怎么也成奴隶了?”眼圈一红,年轻人回答道:“我以前是个大辽国的前锋将军。战败后被俘虏了,被押到这里当了奴隶。你呢,你以前是干什么的?”“我呀,我可不如你了。我以前在一间骑马俱乐部里给训马师当助理!”莫启哲有点不好意提,其实他失业很久了,这份工作也是半年前的事了。把担子换了下肩膀,莫启哲又道:“我叫莫启哲,你叫什么?你是辽国人,是姓耶律吧?”年轻人立即点头道:“是啊,我是姓耶律,叫玉哥。你怎么知道我的姓氏?”莫启哲嘿了一声,高深莫测地点了点,却不说话。耶律玉哥登时对莫启哲另眼相看起来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大哥你个半仙儿吧?”“啊?半仙儿?”莫启哲一愣,这耶律玉哥怎么骂起人来了,可看他脸上又全无轻视的表情。莫启哲隐约地明白了些,可能半仙儿在这时候还不是骂人的话,而是在说一个人有神仙的本事,可又不是真正的神仙的意思。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,莫启哲道:“你在辽国是个贵族,以前当兵的时候打仗还挺勇敢的,对不对?”“对对,你说得太对了,真是这么回事啊!”耶律玉哥差点给莫启哲跪下,太准啦,简直就是神仙下凡。莫启哲心中暗笑,你姓耶律和皇帝一个姓,就算不是豪门巨阀,总也是个小贵族。至于勇敢,嘿,好象没谁愿意把自己说成是个胆小鬼,何况你还当过前锋将军。为了在这异时空里拉拢一个追随者,莫启哲立即又说道:“你以前的富贵荣华都一去不复返了。但是看你的面相你还是会东山再起的,不过……”“不过什么?大哥你快说啊!”耶律玉哥一听自己还有咸鱼翻身的机会,立马来精神了,一再追问。可莫启哲只是摇头,却不再说了。把耶律玉哥给急得啊,就差没叫莫启哲为爷爷了。见吊足了这个年轻人的胃口后,他才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啊!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光着身子来到这里吗?还被金兵拉了壮丁?”耶律玉哥摇头不知。莫启哲长叹了一声,无可奈何地道:“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,就是因为我泄露了太多的天机,所以天上的神仙才会罚我吃苦。”耶律玉哥目瞪口呆地看着莫启哲,这人不会真的是半仙儿吧?其实莫启哲不说是因为怕说多了露馅儿,他不是什么有文化的人。可他越不说,耶律玉哥就越想知道,自然而然地就对莫启哲恭敬起来。最后,在这个“准”追随者的一再苦求下,莫启哲才说了一句:“看在你我一见如故的情份上,我就告诉你实话吧,你以前是没遇上你命中的贵人,现在好了,我看你额头隐隐透出红光,这说明你时来运转了,你的贵人出现了!”“那个贵人在哪里啊?”耶律玉哥焦急地问。“天机不可泄露啊!到时候不用我说,你自然便会知道。”说完后,莫启哲专心赶路,不再说话。耶律玉哥只好把一肚皮的问题咽了下去,傍在莫启哲的旁边向前走。这一路上,莫启哲的脚疼得厉害,心里不停地问候金兵的女性家属,而耶律玉哥则是不停地在想,这个贵人会是谁呢?一路无话,傍晚时分,他们这队人马进入了太原城。当今的金国皇帝名叫完颜吴乞买,他这是第二次派兵攻打宋国了。金军分东西两路同时入侵,东路军由太祖皇帝之子完颜宗望率领攻取真定,西路军由国相撒改之子完颜宗翰率领,自太原进军,两路军相约在汴梁城下会师。在太原城里的统兵元帅正是完颜宗翰,女真名字叫粘罕,身经百战,在他眼里宋兵根本就是豆腐渣,一触即溃,毫无战斗力。现在他正坐在帅府里焦急地等待着运粮队的到来,他领军多年深知粮草的重要,没有吃的就是再厉害的军队也别想打胜仗。门外亲兵来报,“元帅,运粮队到了,路上没有任何的损失。”完颜宗翰一听,松了口气道:“很好,明日一早起兵,耽搁这许多时日,咱们可得快点,不能让东路军他们抢先到达汴梁。”见亲兵出去传令,完颜宗翰摸了摸下巴,得意地笑了笑,心想:“完颜宗望,这回我一定要比你先到汴梁,你不是瞧不起本帅吗,这回就让你知道知道到底谁厉害!”莫启哲总算是混上鞋穿了,当光脚套上鞋后,他几乎感动得流下热泪,真不容易呀!脚啊脚,你们终于不用与地面亲密接触了。他和耶律玉哥被分到了同一间屋子里睡觉,同屋还有不少战俘,基本上都是辽国人。晚饭时候,他们每个人分得了两个糠做的饽饽头。莫启哲饿得眼珠子都绿了,尽管那饽饽头硬得可以当砖头用,可他还是用最快迅速把它们给啃完了,吃完后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。感叹了一声,人活在世上真是有享不了的福,没有受不了的罪,以前糠做的饽饽头别说吃,连看一眼他都嫌有失身份,现在可好,竟然吃了还想吃。莫启哲转头看了看周围的战俘,这时夜色已降,黑咕隆咚中也看不清什么,只是隐隐发觉这些人好象都很绝望,有的人长吁短叹,有的人甚至发出低低的抽泣声。莫启哲躺倒在地上准备睡觉,忽然感到裤衩里有什么东西咯得屁股疼,他伸手一摸,竟是那个打火机。哈哈,它还没丢啊!欣喜中,莫启哲轻轻按了一下按钮,随着清脆的一声响,一个闪动着的小小火苗出现了。火苗虽小,但在黑暗中却把周围的战俘照亮了。身边发出一片惊叹声,战俘们一齐瞪大了眼睛看着莫启哲手里的宝物。莫启哲得意洋洋地环视了一下四周,随即把打火机熄灭了,重新塞回了裤衩里。耶律玉哥用充满敬畏的语气问莫启哲道:“大哥,启哲大哥,您老这是什么宝贝呀?”莫启哲闭上了双眼,故弄玄虚地道:“也没什么,只是从天上……嗯,没什么,一个小玩意儿而已。”他说了“从天上”,虽然说了半截不说了,可周围的人都听到了啊,耶律玉哥急切地问道:“从天上带下来的?启哲大哥,你别睡呀,跟咱们讲讲,你这是什么东西啊?”莫启哲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,道: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只不过是个圣火令而已,除了能给世间带来光明,让受苦受难的人早日脱离苦海以外,其它的一点用处都没有。”战俘们同时一愣,随后十几个声音一起欣喜若狂地问道:“能让受苦受难的人脱离苦海?你不是在开玩笑吧!”耶律玉哥连忙纠正他们对莫启哲的错误称呼,“什么你呀你的,要叫启哲大哥!你们真是太没规矩了,竟敢对启哲大哥不敬!”他这时已经以莫启哲的亲信自居了。战俘们连忙改变称呼,纷纷叫起启哲大哥来。耶律玉哥陪笑着问道:“启哲大哥,你是上天派下来拯救我们的吧?我们可都是受苦受难的人啊!”莫启哲又玩起白天那一套了,他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啊!不可泄露!以后你们自然就明白了,我现在对你们说,你们也不一定信。”说得越多,露馅的可能性就越大,不如一直保持神秘感,效果反而会更好。他这一神秘,周围的人可受不了了,胃口被吊起来了啊。一个个急得抓耳挠腮,想问又不敢问,怕惹得莫启哲不高兴。带着笑意,莫启哲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进入了梦乡。周围的战俘见启哲大哥睡着了,谁也不敢大声说话,深怕打扰了他,可是小声的窃窃私语倒是响了一夜。黎明时分,金兵来告诉他们,大军马上就出发,他们这些战俘仍旧运粮。莫启哲只能跟着大队向汴梁进发。完颜宗翰怕宋兵来劫粮草,所以命令运粮队走在大军的中间,这下子莫启哲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。路上不只一日,莫启哲每天非常辛苦地挑着担子,可他从不叫累,他心里明白得很,叫了也是白叫,也不会有谁来可怜他,反而会让身边的战俘轻视自己。可他不叫累,别人却怕他累着了,以耶律玉哥为首的战俘们每人都从他的担子里拿出了一点粮食,放进自己的担子里,如此一来,莫启哲的担子就等于是空了,虽然每天赶路仍是辛苦,但他却是整个战俘队里最轻松的人了。莫启哲很有良心,既然大家都这么帮他,他也要给大家带来点娱乐才对。每天傍晚,莫启哲都要找一个大石头,在上面一坐,就始讲故事了,战俘们不请自来,都很自觉地围过来听他讲故事。莫启哲讲的故事其实都很老套,不是挖参遇仙记,就是白蛇传这些东西,再不就把现代的yy小说改编一下讲出来。别看这些故事都很瞎编,但正好符合了战俘们的心理,他们现在最想的就是不要再做奴隶,过上点自由的日子,要是能娶上个漂亮媳妇那就更好了。月光下,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讲着故事的莫启哲,身穿麻衣头发蓬乱,怎么看怎么象个苦修传教的,而下面抬着脑袋听他布道的这些战俘就是他忠实的信徒。对于那天晚上莫启哲拿出的会自己点火的圣火令,战俘们本来就已经很惊奇了,现在又见到启哲大哥这么学识丰富,这种惊奇迅速地转化成为钦佩,整天围在启哲大哥身边转,听他的教导,成为了莫启哲来到异时空后的第一批追随者。莫启哲有时就想:“照这样下去,我可不是成了个传教的,和耶酥一个样了,有了自己的门徒。”在从太原到汴梁的这一路上,全运粮队的战俘都知道了莫启哲这个人,对他的事一传十,十传百,越传越玄乎。大家都知道了他有个能给世间带来光明的宝物,而这个宝物是玉皇大帝给他的,月亮里的嫦娥仙女是他姐姐,而他本人则是二郎神转世,有通天眼,只要对着北极星念一段咒语,便可预知未来了。就在莫启哲成为战俘们的精神领袖之时,金国元帅完颜宗翰也没闲着,一路上降威胜军,克隆德府,取泽州,破河阳,占怀州,马不停蹄地攻城掠地,终于在十一月渡过了黄河,兵临汴梁城下。此时东路金兵尚未到达。路虽长但终有到的那一天,冬季到来之时,金国的大军终于开到了宋国都城的门外,大规模的作战就要开始了,莫启哲以为苦日子终于到头了,可万万没想到……就在要攻城的前一天晚上,耶律玉哥得到了一个极坏的消息,他哭丧着脸跑来对莫启哲说:“启哲大哥,大事不好了,我刚刚从金兵那里听到一个坏消息!”“什么坏消息?最坏也就是让咱们把粮食再运回太原去!”对莫启哲来说,成天赶路简直就象是受刑一样。“比这个还糟,金国的大元帅要咱们也当兵,给他们打头阵!”“什么?让咱们也当兵?还是打头阵,这不是让咱们送死嘛!”莫启哲就算再没军事常识,可也知道打头阵是最危险的事。“是啊,他们就是想让咱们和宋军先拼个你死我活,然后他们好渔翁得利。怎么办哪?启哲大哥,你快想个办法吧,要不然咱们可死定了。”耶律玉哥以前当过前锋,知道打头阵的军队有时竟会全军战死。想个办法?我要是真有办法早就逃了,还当什么奴隶啊,这运气可真够背的!此时的莫启哲欲哭无泪,直想以头戕地尔。

  原标题:一个31岁黑户“孤儿”的百味人生:记事起就在八里村流浪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,,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陕西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